07
03月

第十七章 你好,小精灵

发布者:酱丫丫

我们在云上走的时候,离太阳、月亮那么近。可现在我们在地面走,太阳、月亮看起来又变得那么远,那么远,仿佛在宇宙之外,仿佛永远都到不了。
“海洋呀,它躲在世界的某个奇异角落里,群山围绕保护着它,精灵歌唱赞美它,它有着无穷无尽的奥秘,以及最古老、最神秘的传说。”朱小犹深深地吸了一口大自然的灵气。
“我们来想象一下,海洋精灵是什么样的吗?”朱小犹提议道。
 “我想知道它们的头发是什么颜色?”小王子蜷着手托腮说。
“红色。”我飞快地回答。
“不对,是白色。”小王子纠正道。
“不对,精灵,也许没有头发。”朱小犹说。
“啊?没有头发,是秃头吗?”我们忍不住大笑。朱小犹摇头解释说:“或许精灵就像天使那样,头顶环绕着神圣的光环,光环洁白放光,这就是他们所谓的头发了吧。”
我忍不住笑得更大声了。“难道你见过吗?”
“我见过。”
这声音,并不是朱小犹,更不是小王子。我们低头一看,地上有一群小花朵,正摇晃着身体向我们打招呼。“你们好呀。”它们舒展着花瓣,懒羊羊地说。
“你们好呀,小花朵。”我们也有礼貌地回说。我们极目远眺,除了这儿有一片小花朵,什么都没有。但我们侧耳聆听,耳中依稀听到了海浪的声音,一个浪头接扑倒另一个浪头。“这次真的要见到海洋精灵了。”我紧张极了——如此费尽周折要找他们,但越靠近,心里却越慌张,我究竟在怕什么呢?
这片小花朵粉艳如紫薇花,它们的个人很小,却有着与人类相似的手与脚,她们在风中翻腾、打转、嬉闹。“你们这是从哪儿来,要往哪儿去呀?”这样的问题,真是被问得够够的了,而我们的答案已经简单到不想回答。“我们从丫丫村而来。”
“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我默想:一个我不想再回答、再费唇舌的地方。
“住着很多人类的村庄。”小王子淡定地回答。
“那这个村庄开心吗?”其中有一朵小花发出了微小的声音。
“村庄?开心?”朱小犹疑惑地说,“恩,好吧,我想是挺开心的。”
“就像许多小海洋精灵那样开心吗?”
“哦,你们刚才说,你们见过精灵?”
“他们就在海边呀,离这儿不远。你们再往前去就可以看到他们。不过也不一定!许多海洋精灵并没有具体肉眼可视的身体,有的附在草上,有的附在花上。我们就是精灵。不过我们不是海洋精灵,是森林里的小精灵。”
“哇,你们也是精灵?”我的眼神立刻充满了崇拜,“你们也能帮人类实现心愿吗?”
“我们没有这个能力,我们……我们只是守护者。”
“守护什么?”“守护着森林,也守护着远处的海洋精灵。我们永生永世都只能呆在这里,因为我们肩负着守护的使命,永远不得违背。”好霸道的条例。
“永远只能呆在一个地方,这是谁规定的?”
朱小犹凑到我耳边,悄悄地说:“我爸爸告诉过我,他们(精灵)当初没有追随先祖前往乐园,选择留在了这里,这是他们自己选择的命运。命运是会传承的,一代传一代,每传一代,命运的烙印就又深了些。或许,他们会后悔,会向往乐园的生活——那儿拥有不可言说的福乐,他们会急切地想回到过去,重新做一个选择。” 
朱小犹的话,总是令人似懂非懂,但这一次,我有我的想法。“不是每个人都想回到过去。要是现在的生活,过得比过去好多了,那就不必追忆了。”我接着说,“但比如我,我现在的生活不及过去好,所以我渴望能重新做一个选择。”我迎着海洋那边吹来的风,深深地感觉到了秋天的悲伤,正像细菌一样,一点点在滋生。
“你重新再做一次选择,难道结果就不一样了吗?不要骗自己了。”小王子反问我。
“怎么?发生什么事了?你不开心吗?”小花朵高高地昂起了头问我。
“你一直都这样说话吗?我是说,你会问别人,开心吗?”朱小犹问小花朵。
“是呀,我喜欢问所有经过我的人,开心吗?我希望每个人都是开心的。但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我自己也有不开心的时候。”
“什么时候呀?”小王子轻声轻语地凑近它问。
“有的时候,我从早上等到晚上,一个人都没有等来。我真希望每天都能看到很多人从我身边经过,我想告诉他们每一朵云的名字,每一条河的故事,每一座山的传说。有的时候,我终于等来了一个人,我很兴奋地跟他打招呼。可是他走得好快,根本没有听到我在叫他,我挥舞着我的小花朵,向他点头微笑,可是他竟然完全看不到,这让我很不开心。”
“原来是这样。”
“但是你们听见了我说话,而且你们愿意跟我说话。”小花朵对我们说,说着又转了一个圈致敬。我轻轻地把它捧在手心,“你真是一朵让人喜欢的小花。”
“你们也是。路上小心,你们要找的海洋精灵就在那儿。”它把头偏向海浪那个方向说。
我们快步朝前跑去,隔得远远的,我们就看到了一个长长的队伍。我惊讶极了,“原来并不只有我们。”“别怕,走吧。”朱小犹拉着我往前走。太阳渐渐地沉入了海面,天色却没有暗下来。海浪的声音回旋在我们耳边,我们沿着海边走,沙子很软,像妈妈的怀抱。我们走近了发现,原来这是一支人类队伍。“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他们都是怎么找到这里的呢?他们跟我一样都是有事相求才来的吧?他们似乎在向精灵表达什么,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充满了期待。
但是排在最前面的那个人却手舞足蹈地在跟一块幕布说话,那幕布是黑色的,从幕布中间,有一束光照射出来。我暗想:难道这束光就是海洋精灵吗?小花朵说他们并不都具有形体,所以他们以光的形式面见我们人类吗?那我们岂不是永远无法得见他们真正的模样?
朱小犹拉着我,我拉着小王子,我们排在了队伍后面。一路过来,我们没有遇见一个普通人类,可这会儿,却有这么多人突然涌出来。精灵,哦,是那束光,每面见完一个人类,便会熄灭,等下一个人排上去,又有新的一束光出现。
排了很长的队伍,终于轮到我了。“加油。蒋小丫。”朱小犹和小王子拍拍我的肩膀说。我的心紧张得快要跳出来了。接待我的是一束很小的光,这光看起来那么弱小,那么疲惫,我料想这一定是只小海洋精灵。 
光说话了。“你好,人类。请问为何前来?”这束光太弱了,我无法想象它能帮我实现什么。也许,它有无边的法术、过人的能力,毕竟队伍排得那么长。
但此刻,我脑海一片空白,我有好多话想说。但是我知道,“请问为何前来”这句话的另一层意思是,我们关系并不怎么样,你前来麻烦我,其实有些唐突。因为我知道朱小犹和小王子他们绝对不会对我说这句话,就算我闲着没事赖在他们家,也不会问我:“你还有事吗?”我思考半天,终于挤出一句话:“你好,很高兴认识你,我叫蒋小丫。”
“就这样?”
“就这样。”
“好,下一个!”光往我的头顶照耀了一下,没有一下子熄灭。
小王子气坏了。“什么?我们千辛万苦陪你到这里,你竟然因为不好意思什么都没说,你想气死我吗?真是没用!”小王子气得直跺脚。
“也许,我们打扰到他们了。”我搓弄着衣角支支吾吾说。
“从一开始,就是。”朱小犹回答我说。“人类不远万里前来寻找他们,把所有的情绪都发泄在他们身上,他们就像一个巨大的垃圾回收站,唯有乌欧牟深爱着他们。”
“乌欧牟是谁?”我问。
“乌欧牟是海洋精灵的创造者,他深爱着海洋精灵。传说,他头戴泡沫装点的暗色盔冠,身披光亮变幻的鳞甲,声音深沉,步履坚定,这世间,唯有他见过海底的深渊。”
“唯有他深爱着海洋精灵,而这么多人类,都是来索取的,对吗?”我低着头说,“我很难过。我也是索取的一份子。想哭。”
小王子握了握我的手,“你别哭,我刚才逗你玩的。”
“我想哭才不是因为你。”
“不要难过了,精灵自有他们的使命,从乌欧牟创造他们那一刻起,就拥有的使命。他们追随着乌欧牟的脚踪来到了这里,在星辰的眷顾之下,学习如何与海洋相处,同时也学习如何理解人类、帮助人类。人类,只有在愿望极其强烈的时候,才会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找到海洋精灵的所在,前来祈求。”朱小犹的话,让我和小王子开始怀疑他是不是也是一只精灵,否则为何会知道那么多……“一个人要求别人总是比较容易,要求自己就困难得多了。这就是人类。”他又补充道。
“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会结束?”小王子目不转睛地盯着朱小犹问。“你们不要这么看着我。”朱小犹觉得有点莫名其妙,“我这些也都是听我爸爸说的,小王子,你妈妈肯定也知道,只不过没跟你而已。在精灵的世界里,一天、一年不是普通日历那种算法,具体怎么算我不知道。但除了乌欧牟,没有人知道海洋精灵的命运是什么,他们是比人类更古老的存在,在起初遍地黑暗的大地上,在太阳诞生之先,他们便已存在。或许你们还不知道,传说起初的大地,只是一片光秃秃的荒地,是海洋精灵带来了风、霜、雨、雪。” 朱师傅好厉害,什么都知道,什么都告诉朱小犹。但我的爸爸妈妈,从来不跟我提这些。
我的内心被悲伤包围。事到如今,我开始怀疑自己真的有很大的问题:千里迢迢赶来,只是为了回到过去。而布谷鸟早就跟我说过,精灵无法从时间手中抢走什么。那么,我现在的生活到底过得有多不好?我为什么跟别人不一样,我为什么不能跟别人一样,我给自己太多预设了吗?我还是一个十四岁的孩子,我有必要这么在乎未来吗……

 


© 2005-2018 dreamkidland.cn,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3011623号-1
IT课店 发现好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