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03月

第二十章 不要告别式

发布者:酱丫丫

丫丫村,我们又回来了。
在寻找精灵这件事上,我除了让朱小犹和小王子知道外,没告诉过任何人,以至于我一回丫丫村,迎面碰见彩云的时候,她惊讶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蒋小丫——你,你怎么回来了?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我竟然才知道……”她几乎是飞一样地跑过来抱住我,“快说快说,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不说我打死你。”我被她抱得快窒息了,赶紧把她推开。我本想告诉她“真相”,但话到嘴边像被涂上了一层胶水。“你看你,一点都不关心我,小王子和朱小犹都给我写了信,你为什么不给我写?你有良心吗?”
“良心是什么?”彩云鼓着嘴拍拍自己的脸蛋说。
银杏树的叶子从树上一片片滑落,掉在了地上,开出了一朵又一朵金黄的花。太阳悄悄地下山了,天色昏暗起来,一阵风吹过,地上的银杏叶随风飘扬。时间,果然被“偷走”了,我们所经历的一切,所存在于脑海的记忆正在慢慢消失,我努力想记住这一路的事:那住在森林里的先知、那小路上的怪老头、那孤独的竹子、那快乐的撒种人、那偷影子的孩子、那会说话的布谷鸟、那海边的小精灵……
但一切正如小精灵所说,人类的能力太有限了。人类,既无法更改时间的流动,也无法主宰自己的记忆。我的脑海中,像是被装入了一块大大的橡皮擦,我们四个人就这样伫立在黄昏中。
突然,我们耳边只听得一声尖利的叫唤:“王子其!”王大妈的声音像炮弹一样穿破了黄昏的寂静。“来啦——”小王子朝她挥手回答道。“还有你,小丫,你看,谁来了?!”小王子一时没反应过来。他愣了一下,但又马上明白了什么似的,他拉起我就往家里快步走去。
我心里七上八下的。“可是……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你在这儿呆几天呀?我得去告诉大家……”彩云拉着我不让我走,我无法回答她,胡乱回她说:“都行!”
“什么叫都行?”她抓住我你不放。
“你快放手。我先去小王子家。”
小王子也抓住她的手,“表妹,你就饶了她吧。等下她可有的哭了。”小王子丢给彩云一个颜色。我更加紧张了。我回头看一眼朱小犹,他并没有跟着我,他已经往自己家的方向去了,只剩下一个小小的背影在夜幕中抖动。
小王子家的大门敞开着,在小王子家的饭桌上,坐着我的爸爸和妈妈。
他们果然来了!这样的结果我在心里演习过:有时候,我觉得小小的人生格外无奈,我拼命挣脱的东西最后又回来了,它紧紧地裹着我,而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跟它和解。
我才十四岁。
不,我已经十四岁了。
看着爸爸妈妈已经在小王子家等我,我走一步,就深吸一口气。小王子冷不丁地拍了拍我的肩膀,“你好像很害怕?”他真爱开国际玩笑。害怕?我怎么会害怕?他们可是我的爸爸妈妈,哪有孩子害怕自己的爸爸妈妈!但,难道所有的孩子都不害怕自己的爸爸妈妈吗?并不是吧。我们有时的确会害怕爸爸妈妈。
爸爸早就看见了我,他不做声,翘着二郎腿坐在吃饭的条凳上,闷声喝茶。倒是妈妈,她见我回来了,围着我上下打量了一番,过儿会,她让我坐到爸爸身边去。
“丫丫”,爸爸突然说话了,“你这次跑回来,是不是因为恨我们带你离开丫丫村?”
我懵了。怎么会?虽然我逃了回来,但绝没有恨。你们是我的爸爸妈妈,是这个世界上最爱我的人,还有谁比你们更爱我呢?
我使劲儿对爸爸摇头,对于许多人来说,“我爱你,爸爸妈妈”是一句轻易就能脱口而出的话,但我无法说出口。或许有一天,我也能像彩云,像金杏她们那样,围着爸爸妈妈亲昵拥抱、大声示爱,不知道这个“有一天”会是哪一天?但我心里明白:我不能因为爸爸妈妈用了他们自己的方式,没用我想要的方式爱我,我就闷闷不乐,甚至离家出走。
爸爸又接着说:“你该把你心里的想法告诉我们,我们以为你只是舍不得丫丫村,并不知道你这么爱它。以后,我跟你妈妈每个周末都愿意陪你回来。你妈妈已经把我们在丫丫村的家打扫过了,今天,我们就住在这里吧。”
这么多年来,这是爸爸第一次以商量的口气温柔地跟我说话。我还以为爸爸刚才要问我:“丫丫,告诉我你有多想留在丫丫村,现在,你要在丫丫村和我们之间做一个选择。”
没想到爸爸竟然会这么说,我在他心里,原来这么重要。早知道,我应该早些好好地把心里话告诉他们。我花了太多时间在朋友身上,有时候,我会忘了家人,好像生命中只记得朋友。有时候,我又有些想念家人,希望生命中不只有朋友。
第二天早上,我还在做梦,爸爸就摇晃我,拉着我起床了。“懒猪,赶紧起来!”爸爸,他从来不睡懒觉,他太忙了。他对我说,他想感受一下丫丫村的清晨。在我印象中,爸爸似乎从未在丫丫村的清晨散过步。
丫丫村里所有的树,所有的草,爸爸全都不认识。于是,他不停地问我:
“丫丫,你知道这个紫色的小花叫什么吗?”
我告诉他:“那是小紫花。”
“那这个呢?这个粉色的呢?”
“是小粉花。”
“哦——原来是这样。”他恍然大悟,“那这个白色的,就是小白花,是吗?”
“恩,对的。”我敷衍地应和道,心里却想着:对个屁呀。
“我们丫丫好厉害。是不是丫丫村所有的树,你也认识?”
“当然。”我既淡定又心虚地回答,心里却想着:当然个屁呀。
不过,这真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我有一个爸爸,他牵着我的手,在丫丫村里昂首挺胸地散步,所有认识我们的人都向我们微笑、问候。路过金杏家时,金杏和银杏双双看到了我,他们向我喊道:“蒋小丫——”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我内心的期待可不是这样。
路过朱小犹家时,朱小犹正坐在前廊上写作业。我走到他身边,问他:“你在写什么作业哦?”朱小犹指指作业本上的算术说,“你是猪吗?”我深深地呼了一口气,完全不在乎朱小犹说我是猪这件事,告别,相比起他说我是猪,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
我整理好全身的情绪,鼓足勇气对朱小犹说:“明天,我又要走了。但是我爸爸答应我,到了周末会陪我回来。”
“嗯。”朱小犹回答道。嗯?就一个嗯字?不知道他是没想好怎么回答还是……
“蒋小丫,其实有很多话,我一直想跟你说。只是我觉得有些话很认真地说出来,就不好玩儿了。”朱小犹没有抬头,他用笔在草稿本上划圈圈,“虽然你离开这里的时间不长,而且现在你人又在这里。但是,我还是想对你说一声,谢谢。谢谢你,猪小丫。”
“谢我?”我没反应过来。
“嗯。”又是一个嗯字,“谢谢你让我成长。你这个人呀,每次做错事都飞快地跟我们说对不起,可是你并不会悔改。但即便这样,我和小王子依然把你当成最好的朋友。你的缺点那么多,可是你同时也很闪闪发光,你勇敢、坚定、执着。你没走之前,小王子就跟我说过,要是有一天,你不在丫丫村了,我们会怎么样?事实证明,我们并不会怎么样。一切仍旧按部就班,我们会想念你,如同你想念我们。”
朱小犹未来一定会成为一名哲学家吧!他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让我又措手不及又感动,原来在他心目中:我是这样好的一个人。“我也要谢谢你。”用这种方式聊天,真不像小小年纪的我们该说的话。但我们还是如此说了,只有这样,我才觉得又有力量继续往前走了。
“那你明天什么时候走?”朱小犹问我。
“很早就得走,爸爸和妈妈要去上班。”
“那是多早哦?”
“月亮还挂在天上的时候,我就得走了。”
“那连告别式都省了。不对,你是不是为了不想要告别式而故意这么早就走?”
“我有多爱睡懒觉你又不是不知道。不过,我也真的不喜欢跟大家一一告别,有过一次就不想要第二次,那种被集体欢送的场面,还真是考验我忍耐眼泪的能力。”
“好吧,那你先别走,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有东西要给你。”朱小犹忽然拍了一记脑瓜,匆匆地跑进屋去了。等他再出来时,他的手中拿着一个白色的笔记本,“给,送你的。不过,你得答应我,今天可不准看,明天走了才能看!”
“为什么?”
“我送了你东西,你还要问为什么!”
“不讲道理,不过,好吧。”我勉强答应。
“那我们下周见。”朱小犹跟我约定说。
“好,下周见。”我伸出手指跟他打钩,“一言为定了。”


© 2005-2016 dreamkidland.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