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03月

第二十一章 归途

发布者:酱丫丫

悄悄地溜回来,再悄悄地离开。月亮还高高地挂在天上,像一枚透明的水彩画。

我马上又要走了。

要是被彩云和丫丫村的其他朋友们发现我这么“来去如影”,他们也许真的会“打死我”。昨天彩云那么激动,今天她一定在想怎么热热闹闹地为我办一个隆重而又盛大的迎接仪式,并邀请丫丫村所有的朋友都出席,张亮亮或许还会趁机向我“忏悔”小黄鸭的事。

这么想想,我心里一阵愧疚。

“嘿,不要想太多。”小王子听见我的嘀咕声,取笑我说:“谁要为你举办晚会呀?你怎么把自己说得像公主似的。”

“不可以把自己想成公主吗?”

“不可以。”

“为什么?”

“因为你是正宗的丑小鸭。”小王子特地把“正宗”两个字说得很响,连我爸爸妈妈都听见了。但是他们没有责怪小王子,他们只是笑笑。

“朱小犹,你都不帮我说话。”我转而向朱小犹“求救”。

朱小犹嘴角微微向上扬,“我觉得小王子说得挺有道理的。”

爸爸已经把车子启动起来了。朱小犹、小王子和我看着爸爸把车子倒出去,我们彼此不再说话了。我们不由自主地目光都放在了这辆车上,仿佛这车有神奇的魔力。这车,它载着我离开我的家乡,这车,它载着我离开我最爱的朋友们。

我一下又有些伤感了,鼻子好酸。可是在朱小犹和小王子面前,我无论如何都要忍住,即使,我现在对舒城还没有多少感情,也不能做一个只知道掉眼泪的哭鼻子王。

妈妈看我跟朱小犹、小王子说了许久的话,这会儿终于走过来了。她对朱小犹和小王子说,“谢谢你们。你们以后有空呀,多给我们丫丫写信,她最喜欢收到你们的来信了。现在,我们得走了,等周末再回来,到时候你们再聊好不好?”

朱小犹和小王子不约而同地点点头。我把朱小犹送我的日记本一直抱在怀里,“那你呢小王子,我都要走了,你什么都不送我吗?”

“我送你一个白眼。”说着,小王子真的很用力地向我翻了一个很白的白眼。

“再见!”我朝他挤了挤眼睛,这两个字我本来怕自己说不出口,但被小王子这么一捣乱,反而半开玩笑地说出来了。

“等周末我再回来,到时候我们去捡落叶吧。”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如果你学习成绩进步,我们就陪你去,不然,你就自己一个人玩去吧。”朱小犹说。他和小王子没有追着我跑,他们永远不会追着我跑。这是我们之间的相处方式。但我知道,他们是丫丫村里最舍不得我的人。

爸爸这次开车开得很慢,他边开边欣赏两边的风景,还八卦地问我:“朱小犹这次送你的那个笔记本,好像很不错。”我把笔记本抱得更紧了。

“不要紧张,我们没有要偷看的意思。”妈妈笑道。对了,趁这会儿有时间,正好可以看看朱小犹送我的这个笔记本里到底有什么。

为了不让妈妈看到,我缩到了角落里。我轻轻地翻开第一页,发现是一个空白页,什么都没有,再翻一页,上面写着日期,下面是简短的几句话。这,不是朱小犹的日记吗?我又往后翻了几页,发现他写了五天的日记,日记内容很短,他这样写道:
    周一:初一新生报道。

蒋小丫离开了。我上初中了。

这回,我没和小王子分到一个班,觉得有点难过。

 

周二:新同桌

张亮亮竟然成了我的新同桌,也不知道老师为什么要这么安排。

张亮亮一下课简直就是混世魔王,但上课的时候,他还是挺认真、挺安静的。

 

周三: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初中的语文、数学课都挺难的。老师布置的作业也越来越多。

放学了大家还安静地在教室里写作业。真没想到,原来做初中生这么辛苦。

 

周四:体育课

今天下午有一节体育课,我挺喜欢上体育课。

那些平时不怎么熟悉的同学,因为一起玩慢慢就熟起来了。

我知道,如果是蒋小丫,她一定很排斥这种。

她只跟她已经认识的人玩,却不愿意结交新朋友,她这样可不对。

 

周五:

明天就是周末了,周末一堆作业,不想写作业,所以不期待周末。

 

朱小犹为什么要把他的日记本送给我?虽然,他只写了一周的小日记,但这包含了太多他想对我说的话。我把本子合上,望着窗外的远山,内心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声音:丫丫,如果你自己从不肯踏出第一步,有什么理由老是期盼别人来对你热情有加呢。

于是,我突然意识到自己正面临着很多很多人都曾碰到或正在碰到的一个问题:一个人,不管是小孩还是大人,要怎么战胜内心的不安与孤独?我这次跑回来,就是让自己的人生,在十几岁的小小年纪就开始排他性地做减法,除了丫丫村的朋友,我不想再结交新的朋友,这样的故事听起来也许很专一,但却会让我自己陷入越来越孤僻的境地——一个人越是表面上说不在乎朋友有多少,越是在内心渴望被更多人理解。

在舒城里,我除了爸爸妈妈,真的没什么朋友。而所谓的同学们对我的排斥,其实只是我一个人胡乱猜测而已。在所有的同学中,我是一个陌生的存在,我现在只有郑挪挪这一个奇怪的朋友。她肯定以为我再也不回来了。等她见到我,我简直能立马想象她每天要跟我说的话:

“蒋小丫,你不是说不回来了吗?”

“蒋小丫,我算错了,你的橡皮能借我用一下吗?”

“蒋小丫,你的作业能借我抄一下吗?”

“蒋小丫,你的彩色铅笔真好看,送我一支。”

“蒋小丫……”每天这样,我会抓狂吧。但郑挪挪她,又真的是一个很善良的人。她只是不了解我,我也不了解她。一个人不能因为不了解某样东西就讨厌它;相反,一个人也不一定因为完全了解某样东西,就非常喜欢它。

丫丫村,是我生活了十多年的地方,无论它变成什么样我都会爱它。丫丫村的朋友们,是我从小一起玩到大的,无论我走到哪儿,他们永远记挂着我。而舒城,与我从未有过任何交集,要是我用丫丫村的标准来要求它的话,好像有点过分……

一朵流动的云跟着我们的车子一路飘移,我把脸贴在车窗上,望着这朵云发呆。

“丫丫,”爸爸在叫我,“想什么呢?”

“我在想舒城,它会像丫丫村那样接受我吗?”

“会的,有我们陪在你身边,不要怕。”妈妈把我搂过去,靠在她怀里。

“那下周我们什么时候回来?”我问。

“星期六早上。”爸爸说,“不过,有个条件,这星期的课,你得认真学。”

“朱小犹也让我认真学,我一定会努力。”不知道为什么,一说努力,我整个人反而轻松了许多。

“除了丫丫村之外,我们还可以陪你去别的地方,你想去哪儿呢?”妈妈问我。

我思考了一下,“有一个地方我想去,那儿有宽广无边的大海。”

“是海边吗?”

“恩,好像不是。”

“我要去的这个地方,那儿还有数不胜数的繁星,有月亮和太阳同时出现”

“听着真像童话世界。”妈妈的眼睛笑成了一道线。

“不,这个地方我好像去过,就是记不起来了。”到底是哪儿我记不清了。我只记得:我想去的这个地方,很古怪,很好玩儿,也很温暖,像梦一样。

“听你这么说,我和你爸爸也想去这个地方了呢。”妈妈充满期待地说,“其实,只要我们一家人在一起,不管到哪儿都会很开心的。”

“是吗?就像现在这样?”

“对,就像现在这样。”妈妈握着我的手。

我的思绪又开始游离了,我仿佛看见一个女孩正踮起脚尖,趴在窗户上,望着窗外的世界,对,就像现在这样。


© 2005-2018 dreamkidland.cn,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3011623号-1
IT课店 发现好课程